惊悚!加国女子手术后体内发现针头! 疼痛万分 4年反复检查无人发现

加拿大的全民医保是吸引许多海外移民的重要原因之一。今年4月,加拿大更是荣登全球医疗系统排行榜榜单中的第4名,位列于瑞典、德国、丹麦之后。但这个排名对于一部分患者来说,真是如鲠在喉。

最近,多伦多的一位女患者向媒体爆料,她因医疗事故被体内的断针头折磨了4年

39岁的曼迪 (Mandie Brooks)在2017年曾进行过一台手术,本以为治疗后身体会恢复健康,没想到却出现了无法解释的疼痛。她在同年拍摄了X光片希望能找到原因,但医生却告诉她一切正常,她还以为是自己腰间盘突出导致的疼痛。

这样的疼痛一直伴随她好几年。期间她曾多次前往医院对腹部和骨盆进行X光检查和CT照射,但每一次医生都说她的身体并无异样

直到今年3月,曼迪疼痛难忍,再一次前往菲沙河谷的一家医院急诊室接受了X光检查。但这一次的检查结果令她大吃一惊、并陷入深深的恐惧中。

因为医生告诉她,她的左边臀部有一根约2厘米的白色针头,就在髋骨的正上方。

回看曼迪的就诊记录,医生发现她第一次在2017年拍摄的那组X光片中,就能清晰看到针头的样子曼迪也表示,当她自己看到X光片时都能立刻发现这根针头,她无法理解为什么多家医院的放射线医生会视而不见。

曼迪怀疑,断针应该是2017年的那次外科手术遗留下的。当时,她曾住院3天,期间医护人员曾多次注射止疼针。目前,曼迪已经预约外科医生在本周见面,并讨论如何将针头取出。

曼迪只是众多医疗事故受害者中的一员。根据CTV新闻的报道,他们曾在上个月对加拿大的医疗事故做过一份调查,并接到了许多受害患者的爆料

65岁的乔安娜 (Joanne Black)曾在2013年9月于埃德蒙顿 (Edmonton)的一家医院接受过手术治疗,但没想到医生的失误改变了她的一生。

那一次,乔安娜因治疗疝气在当地医院接受手术,并在术后被过早地要求出院。手术后的第二天,她在家尝试喝东西,却发现怎么都无法进行吞咽这个动作

尽管医生告诉她过几天就会好的,但术后的第13天,乔安娜开始呕吐黑色物体。她赶紧预约医生进行检查,却被那位医生告知不想卷入另一位医生的医疗事故。于是乔安娜只好重新预约,找回当初动手术的那位医生。

之后,乔安娜又进行了一次手术,并在医院躺了5个月

一位胃肠道专家曾告诉乔安娜,她体内负责调节内脏的神经在手术中被意外割断,这才导致了她无法进食。而这个错误可以说是毁灭性的。

自那以后,乔安娜每天必须花10个小时通过进食管来维持生命,她没有社交,生活也被彻底改变了。乔安娜曾拜访了数十名专科医生,但没有人肯接她的案子。最终,她不得不借钱前往美国进行治疗

乔安娜表示,“出现医疗事故后,没有人肯处理和解决问题。如果未来再发生类似的事故,他们会怎么做…这才是令我最担心的。”

前护士特里 (Teri McGrath)透露,有些患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进行某些手术。她最近刚和一位被截肢的女患者联系过,对方表示她根本没有签字同意截肢但是特里也说,想要在医疗事故的案件中胜诉几乎是不可能的,因为那些患者根本没有足够的资源与医院抗衡

在加拿大,连律师都不想接这样的案子。因为,医疗机构背后有强大的法律支持组织 —— 加拿大医疗保护协会 (CMPA)

CMPA不仅坐拥$50亿元的资金还应对索赔,而且这笔钱还是来自像曼迪和乔安娜这样的纳税人。在加拿大,医生先支付全额会费成为CMPA的会员,然后各省再退还90%的会费给医生。

前CMPA律师保罗 (Paul Harte)表示,归根结底都是纳税人在为医生买单。而且,CMPA总是竭尽全力地保护医生的声誉。

讽刺的是,为医生买单的纳税人却没有钱为自己维权。由于这样的案子律师收费可高达$500刀1小时,而且官司通常要进行8到15年,大多数人都无法承担这样昂贵的费用

保罗透露在一个案例中,他的小律师事务所竟面对着与27名律师在法庭上抗衡的局面,而对方律师费全部由CMPA报销

即便患者愿意倾家荡产求个公道,官司也很难打赢。根据CMPA发布的2019年报告,同年上庭审理的案件中,90%的都被判对医生有利。保罗也指出,过去10年,75%的医疗事故都是患者败诉

而曼迪在走访了几家律师事务所后也得知,除非医疗事故造成严重的人身伤害或者致残,否则很难成功。她灰心地说,希望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,但作为患者,他们似乎也无能为力…

Compare listings

Compare